2016年12月20日星期二

[Shiniez] Happy Christmas artwork 聖誕快樂

 這個畫家作品不錯,美式漫畫風格。還個連載漫畫,浪漫有故事性,可以下載慢慢睇。 

 Sunstone (ongoing) - http://uploaded.net/file/ms49xxic 118M







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

[TV 美劇] 空間下載 Submission 慾奴 SHOWTIME

如果說《五十度灰》是滿足普通女性對於「霸道總裁」的幻想。虐戀橋段只是噱頭,瑪麗蘇的言情戲碼才是內核的話。電視劇版的《五十度灰》則基本上靠肉搏撐起全局搭。

此劇可說是~專為重口味調教愛好者量身打造。

將深度挖掘BDSM(綁縛與性調教,Bondage & Discipline)的世界。

嗡嗡也很激編劇..推導演他們的敘述感情的功力唷![good]

嗡嗡印象深刻劇情.....尤其是《奴隸》的作者,也就是男主

只是.....嗡嗡覺得更適合女孩子看.

性愛的拍攝範圍確實是有些太多啦!適合大學以上的女生或者男生看囉!

慾奴 別名(調教寶典) 第1季
演出:Ashlynn Yennie Justin Berti Skin Diamond Victoria Levine Kevin Nelson
類型:劇情 愛情 懸疑
分類:歐美劇
頻道:(“SHOWTIME”,有時簡稱為“SHO”)
首播:2016/05/12
連載:6

單集片長: 24分鐘

是一齣創造了一個美國色情的驚悚片,慾奴迷你劇系列這是第一季共有六集

這部劇就是女主角Ashley遇到好友的室友Dylan與其BDSM"主人”之後意外發掘出內心裡另一種情慾… 基本上就是純潔女孩情慾進化史就對了~ 但如果只是劇情像”格雷”, 那也就沒必要特別浪費時間寫這篇了. 會寫當然是有原因的囉~

主 ​​演:Jacky St. James and Paul Fishbein , starring Ashlynn Yennie , Justin Berti, Victoria Levine, Skin Diamond .。 該系列首映於 2016年5月12日



本劇將以年輕女性Ashley為視角,講述她在有趣性感的室友推薦下,拜讀了一個神秘的色情小說家Nolan Keats的小說《性奴》(Slave)。之後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,而且找到了這位神秘作家。當她這個新手在進入這個充滿皮鞭、鎖鏈、鞦韆等東西的複雜圈子後,才發現自己埋藏心底BDSM之魂覺醒了,而且承受底線沒有止境。最後自己也不知不覺陷入了一場危險的三角戀愛關係。

Ashley也喜歡上BDSM當她絆倒在諾蘭(Nolan Keats)的濟慈色情小說SLAVE裡之後。








  1. Episode - http://ul.to/s49tqz27 112M
  2. Episode - http://ul.to/radzrs2s 114M
  3. Episode - http://ul.to/pux3vtuq 126M
  4. Episode - http://ul.to/z3gyas2o 142M
  5. Episode - http://ul.to/avy2lv11 137M
  6. Episode end - http://ul.to/csg2sow1 172M




2016年2月5日星期五

2016年2月1日星期一

【感官體諒 3】80後香港女生的BDSM體驗 — 可以既無虐,也無戀

Nai 請 ItsPlay 為她進行緊綁,好讓她在繩內掙扎,自我挑戰。
(KNK 攝,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Nai 請 ItsPlay 為她進行緊綁,好讓她在繩內掙扎,自我挑戰。
(KNK 攝,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去年聖誕節,Nai 在醫院中過。她弄斷了腳,躺在病床十多日。現在她雖然已經出院,傷口也拆了線,但仍然在家裡休養,不便走動。
事發當日,Nai 約了朋友在瑜伽場地進行吊綁,期間繩索突然斷了,作為被綁者的她,足踝落地受傷,立即電召救護車。二人訛稱 Nai 做瑜伽弄傷,送院。
*   *   *
Nai 是 80 後香港女生,讀書工作一直都在香港。從小喜歡日本動漫的她,BDSM 的第一扇門,也是由此開啟。皮繩、緊縛的情節,在動漫不難找到,Nai 需要的,不過是多走一步,在網上搜索相關資料。從 Google搜尋 BDSM 開始,她找到的資料以英文為主,發現華文地區有台灣的皮繩愉虐幫,香港也有英文平台 Fetlife 和中文的調教論壇,而 Nai 開始參與 Munch [1],更漸漸醞釀出第一次實踐 BDSM 的經驗。


「Munch 其實都好 casual,就像朋友交流。」Nai 形容,Munch 雖然是 BDSM 界聚會,但大家未必圍繞 BDSM 討論,就像平日收工去喝喝酒、聊聊天一樣,「大家熟絡了,才會講 BDSM 的東西。」
話題的開始,通常都是說說大家的傾向 — Dominance 還是 submissive?對甚麼道具、形式有興趣?或者,談談大家最近參與了甚麼 workshop,分享經驗和心得。
日常生活中不太喜歡做決定的 Nai,在 BDSM 世界中,也是一個 submissive 的女性。她特別強調溝通的重要性:從聊天開始了解一個人,發現對方「幾信得過」,大家又有「同樣的興趣」,便會「搵一日有機會不如有個 scene [2] 啦。」
*   *   *
Nai 在 BDSM 的第一次實踐也是這樣發生的。
比較慢熱的 Nai,在一次 BDSM party 上,認識一個跟自己年差不多的朋友 — Y,聊天的時候覺得很舒服。Y 是女生,又是 switch [3],令作為 submissive 的 Nai 覺得對方能夠了解自己。
後來在另一個 party 上二人再碰面,Y 當時正跟另一個女生做打屁股 (Spanking) [4] 的情景。Nai 憶述當時對 Y 的印象:「覺得她好信得過。不會對方叫停,也不停。不會亂來,處理得好好。」便萌生要與 Y 發生情景的欲望。第三次再去 party 的時候,Nai 就主動出擊了。
Nai 還記得,當日 party 上,自己穿著短褲。場地也有一些傢俬,方便人們伏上去打屁股。當時還有其他 BDSM 的朋友在場,Nai 評估,萬一出事,呼叫也是有人能聽見的,就在這個環境下,她湊過去 Y 那邊問:「我們可否有這個(打屁股)活動?」
主動問,會否被拒絕呢?這可不是樂觀的 Nai 的憂慮。
「OK!」Y 說,隨即找不同的道具,與 Nai 一起挑選,大家喜歡甚麼質感和大小。她們選了一個軟軟小小的拍子 (paddle),打開了 Nai 實踐 BDSM 的第一次。
打屁股 (spanking) 使用的小拍子 (Paddle)
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打屁股 (spanking) 使用的小拍子 (Paddle)
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Nai 一伏下來就十分緊張,即使場內沒有人看過來,也覺得好像「全世界人都看著自己」。第一次的經驗,雖然只是打打屁股,但一點也不簡單,為 Nai 的心理帶來衝擊:「我發現自己原來不是一個好怕痛的人。」
從一下一下的痛楚再思考,Nai 愈來愈覺得這個痛楚「好有趣」。當社會普遍認為痛是不好的事,當大家都不想痛,BDSM 的痛偏偏抓住了 Nai 的心神。她問自己:「為甚麼我會對這個痛有興趣呢?」沿著這條路線再想下去,Nai 覺得對自己了解也愈來愈多。
*   *   *
打屁股開啟了 Nai 的 BDSM 大門。她對於 BDSM 世界的種種,仍然非常好奇。而云云活動中以緊縛尤其吸引著 Nai。「最初對繩沒有特別興趣,但那麼多人都喜歡繩,到底它有甚麼神奇之處?」就是這樣,她與繩師 ItsPlay 聯絡上,初次體驗繩的魅力。
Nai 直言,接觸緊縛之先,不明白怎會有人會喜歡被綁住,「綑綁就好像受苦閉上眼,好像在忍耐,但那次嘗試過之後,我覺得其實不是這樣的。那可以是一種挑戰。」
有 一次,Nai 嘗試吊綁。腳上頭下的姿勢,加上 360 度自轉,她記得當時自己好頭暈,又有少少作嘔。然而,她對自己說:「不行,要轉多幾個圈再下來。」完成動作,雙腳重新著地一刻,Nai 還是有點暈,內心卻有一股難以形容的興奮,「原來我是可以比我想像中更厲害,原來我不是耐力那麼差的人。我好像發現了自己新一面。」
「BDSM 是一個讓我重新了解自己的途徑,實踐 BDSM 這段時間,好像進入人生的另一個成長期,透過 BDSM 發現自己是一個可以 tough 一點的人。」Nai 說。
坊 間對於 BDSM 普遍印象,或者都傾向嚴肅負面。痛楚、大叫、悲慘,然而 Nai 卻認為 BDSM 可以有輕鬆的一面。Nai 甚至視之為運動的一種。她曾經因為工作和生活壓力太大,請 ItsPlay 來做一次緊縛情景,讓自己在繩內掙扎,「跟運動的感覺有點相似,都是挑戰自己,釋放壓力。」那一次,整個情景過程,大家都在笑,一直聊天,很開心,沒有痛 楚。
*   *   *
好輕鬆,是玩樂,但不是玩,不是 causal 的玩。
就像 ItsPlay 的名字,play 的意思翻譯過來,「玩」字對於 Nai 來說不盡準確。
參 與 BDSM 的人來自世界各地,文化語言背景不一樣,大家溝通還是以英文為主。即使華人圈子,也經常間雜英文術語,只因華文可以對應意思的詞語不多,常有出現中英翻譯 出現歧義的情況。Nai 以 BDSM 的中譯為例 —「虐戀」,在她眼中真正的 BDSM,可以既沒有虐,也沒有戀。
Nai 認為,中文字「虐」,有著被迫的意義,然而 BDSM 必須在雙方自願情況下進行,「大家是夾過,有共識怎樣做的」;至於「戀」,參與 BDSM 的組合不一定是情侶夫妻,朋友之間也可以。對於同一組字彙,各人的解釋往往因著背景和資訊來源的差異,時常出現不盡相同的情況。
Nai 又以 after care 為例。完成情景之後,有人需要聊天,有人需要擁抱,有人甚麼都不需要。一個 after care,可以有不同的演繹。Nai 屬於需要 after care 的人。她直言:「起碼要在我身邊,飲杯水食塊餅都好。」她曾試過一個情景,對方誤會以為不用 after care,令彼此都有些不愉快,「後來大家說出來,重拾一點 connection,不是好 hea 玩完就算。」
BDSM 可以輕鬆以待,卻不能隨便了事。Nai 如是相信,「所以參與 BDSM 時最緊要是講清楚。有時可能好傻瓜,要『畫公仔畫到出曬腸』,但其實是須要的。」
實 踐 BDSM 一年多,Nai 在 Fetlife 非常活躍。平台按照 BDSM 各種類型分成不同小組,而她與 partner 的關係正是「Daddy Doms and babygirls」,叫她花更多時間在這一版。在朋友的鼓勵下,她更成功申請 Fetlife 做這版的版主之一。
「Daddy Doms and babygirls」使用的道具
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「Daddy Doms and babygirls」使用的道具
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身為版主的 Nai 直言,聽過不少人情景體驗不佳,問題往往是出於溝通不足。就像曾有香港女性約定只做打屁股,卻被對方由打變摸,「男生女生也好,一些不是共識之內的事情發生了,一定要出聲,不可以啞忍!」
BDSM 的世界如是,BDSM 以外的生活亦然。
Nai 認為 BDSM 的經歷,改變了她的溝通模式。「放回日常人際關係也都好有得著。」就像她和她的 partner,現在即使吵嘴,也不會消極面對,反而會勇敢一點,坦白講出來,很多事情其實可以迎刃而解。
*   *   *
Nai 的 partner 人在美國,平日在香港一般都是跟朋友進行 BDSM 活動。她認為,BDSM 可以與性相關,也可以無。她曾經與 ItsPlay 和 Y 一起進行緊縛,大家在臀部做了一個 hip harness[5],就像朋友之間的約會嬉戲。 「有少少大家一起在遊樂場玩的感覺,整件事好開心。」
當然,與 partner 在一起做 BDSM,帶來的衝擊則會更大。同樣都是打屁股,力度和手勢的差異其實不明顯,但情侶間的親密程度始終不一樣。Nai 形容那一刻是「放下心入面的一堵牆,放下我的戒備,可以好放心地將自己 let go。」
Nai 記得,第一次被 partner 打屁股時,自己幾乎要流下淚來。Partner 也很開心,覺得可以見到她打開心胸,見到她更真實的一面。Nai 認為,情侶間的 BDSM 不過是其中一種雙向交流的方式,對於她自身來說,只是透過打屁股去完成。
*   *   *
弄傷了腳的 Nai,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有進行 BDSM 活動。她沒有埋怨,也沒有傷感,反而非常看得開,「有些活動始終都會伴隨一些危險性,參與其中就要有心理準備,這跟運動差不多。」她又以攀石和踩單車比喻,即使大家做好準備,意外還是有可能發生。
雖懷著如此覺悟,但畢竟斷腳不是小事。Nai 曾與 partner 商量,日後要不要繼續進行 BDSM 的活動。不過,避一時可以,但又怎能避一世?在 partner 的鼓勵下,她決定待身體復元之後,再戰吊綁。
「不是跟繩與和解,而是要跟當時受傷的自己和解。」
受傷入院以來,很多朋友來訪,數量也叫護士驚訝。Nai 形容, BDSM 圈子裡,大家非常團結。近來,她收到無數短訊、電話慰問,笑言:「斷腳雖然不是一件開心事,但因此多了一些開心事,就是有好多人來關心。」
雖然如此,但其實 Nai 的家人不知道她參與 BDSM 活動,朋友也只有最熟絡那一兩個知曉。摯友沒有特別追問,Nai 反而覺得這樣很好,可以省掉一些尷尬。至於同事,更是緘口不提。
過去,Nai 雖然未嘗嚴重受傷,但也曾經穿著長袖衫,遮掩 BDSM 活動所致的短暫紅印,「始終你在香港,主要只是想避開那些奇怪問題。」
BDSM 的多元複雜,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明白。從衣衫的遮掩,到掩飾受傷的小謊話,Nai 感嘆:「BDSM 在香港是一件很地下的東西呀。」
不說出來,大家就不知道。溝通是重要的,Nai 表白了自己之於 BDSM 的心迹,你也能夠給予理解嗎?

--
【詳細 BDSM 用語可參閱【感官體諒 1】格雷沒有告訴你的 香港愉虐之戀 101
註 1:Munch,指 BDSM 愛好者聚會。
註 2:Scene,情景,指進行 BDSM 的狀態。
註 3:Switch,指該 BDSM 參與者,既可擔當 Dominance 亦可代入 Submissive 的角色。
註 4:打屁股 (Spanking),是 BDSM 的其中一種形式,指用手或其他道具,拍打臀部,以達到快感。
註 5:Hip harness,是緊縛的其中一種樣式,以繩子在臀部營造束縛效果。


立場新聞:80後香港女生的BDSM體驗

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

[推介] 台灣私影攝影師 簡逢逸 繩縛寫真書



簡逢逸 x 4位素人MD 繩縛寫真書

從去年6月就開始規劃拍攝,一直到現在才整個把圖修好~
簡逢逸 x 4位素人MD 繩縛寫真書(書裡面沒黑塊,未滿18歲者請勿購買)
16開(19x26cm),內頁110頁,目前已經到最後排版送印的階段,
預計2月初可以開始寄送~現在到寄送前是預購期。
預購期間內完成匯款者免運費,一本500元,
想購買的人請私訊我拿匯款帳號^^

FB: 簡逢逸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Dreams700610/videos/1112337138781366/

以下部份簡逢逸作品,不確定是否寫真集的模特兒,詳情請各自向攝影師查詢。








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

[myradio] 勞思動眾 SM 感情關係




勞思動眾 160120 ep28 p1 of 3 中出羊子與羊老公;感情關係就是SM


p2 of 3 SM與逃避自由;先有奴隸,後有主人





[立埸新聞] 90後少女「繩師」:緊縛過程中,我與對方融合在一起



約一周前,首屆香港緊縛節結束。主辦人 Subay Kinbaku 的 facebook 帳戶疑被舉報,遭刪除。起初被指發放裸露照片,其後被指使用虛假名字。
她甚至連電郵戶口都被 hack 掉。
惡意攻擊使她感到害怕,儘管早有預期。
「對於走在前線保護小眾權益的人來說,這些事總會發生。」她說。「或許有些人不同意我做的事,也可能有人就是不喜歡我。」
「憎恨的人總會憎恨。最好還是保持正面的看法吧。」
Subay,是她在 BDSM 界的名字。Kinbaku,是日語「緊縛」的意思。人們稱呼 90 後的她為「繩師」。

*   *   *
1 月 8 日晚上,葵涌某座工業大廈內,逾百港人抱著好奇心,聚首一堂。這是一個神秘聚會。Subay 講明,每個參加者在場內不可拿出相機、手機。
那是為期三天的香港緊縛節開幕夜。
首 兩天的活動是公開表演與交流,第三天則主要為私人教學。參與的「繩師」 — 那是緊縛世界給予綁者的稱號 — 除 Subay 本人外,還有台灣的小林繩霧 (Nawakiri Shin)、舞真夜 (Mai Maya),與及居於香港的法國/日本人 Nuitdetokyo。他們在這三天活動中,向大多數是新人的參加者們,介紹緊縛美學與技巧。
活動吸引約 300 人報名,當中包括藝術家、劇場人、舞蹈員。有男有女,當然也有 LGBTI[1]。由於人數遠超 Subay 預期,基於場地考慮,她只能容許約 180 人參加。
對許多參加者來說,這是他們首次目睹「緊綁」的整個過程。

*   *   *
模特兒穿著日本浴衣上場。
首先,Subay 從後擁抱她眼前的模特兒。二人的臉靠得極近,近得可以呼吸彼此的氣息。這是她感受模特兒情緒的第一步:她會不會很緊張?會不會太害羞?如果太害羞,是否須要給她一個眼罩?
然 後,她打開一個布包裹。包裹中停當著約十束紅色麻繩。這些麻繩每條長 8 米,直徑約 6mm。她執起一束,往地上一拍,繩便散開。她把模特兒雙手拉到身後,開始綁起來。然後是肩頭、胸、腰......Subay 腦海沒有固定的形式與綁 法,僅僅透過摸索模特兒的肌肉,順應她身體的肌理與細微的反應,施以讓她最舒服的綁法。

當 Subay 在模特兒身後時,她會綁得特別快,呼吸也特別急促;但當她繞到前面,動作頓時又會緩慢、溫柔起來。細緻速度變化,只因繩師不希望模特兒因為看不見她而感到不安。

模 特兒跪坐地板上,雙目閉上。Subay 一邊細看她的表情,一邊觀察她的呼吸與心跳。她摟抱了對方一下,右手輕撫模特兒的大腿,從肌肉的鬆緊讀出她的心情。麻繩自模特兒腋下游走到身後,在浴衣背 上成為一個結,緊湊地為她的胸脯勾勒出曲線。不一會,一條麻繩自模特兒的身體延伸到天花板上的鐵環,穿過,回到 Subay 手裡。然後 Subay 一拉,模特兒便被拉起。接下來的幾條麻繩把模特兒雙腳與天花板的吊環扣連起來,直至整個人終於懸丟在半空中。

Subay 跪坐模特兒身下,伸手撥她的身體,看掛在半空的她,旋轉。這時候一直沒有表情的 Subay,終於微笑起來。這是她在整個繩縛過程中,最滿意的一刻。
五分鐘後,她緩緩把模特兒放下,解繩。完成整個過程後,模特兒躺在 Subay 懷裡。
整個過程長約四十五分鐘。當然,如果只想要結果,那五至十分鐘就能綁完。不過重要的當然不是結果,而是這不到一個小時的過程。
對 Subay 來說,這是一種享受。
「在緊縛的過程中,我與對方是融合在一起的。」她說。

*   *   *
90 後的 Subay 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。約在三年前,她開始走入 BDSM 的世界。Subay 自言小時候已隱約感到自己有受虐傾向。一天,她偶爾在網路上搜尋到 fetlife[2] 網站,並透過網站參加了一些 munches[3],一步步加深對 BDSM 的認識。
儘管 Subay 以繩縛聞名,可是她亦有實踐其他 BDSM 形式,比如 impact play[4]、Sensory Deprivation[5] 等。但無論哪一種,都不及繩縛讓她感興趣。
繩縛 (縛り,Shibari) 或緊縛 (緊縛,Kinbaku) 源於日本。根據皮繩愉虐大百科, 日式繩縛指日式 SM 中,以繩作為工具的種種技法。它的起源包括江戶時代綑綁犯人的「捕繩術」及對待犯人的技術、歌舞伎中的一些橋段,與及描繪這些橋段的浮世繪作品等。現代繩 縛技法,大都是在 1950、60 年代後逐漸成形。繩縛過程主要是在榻榻米上實現,有時會有把被綁者吊起的技法,稱為「吊綁」。一般來說,吊綁比在地面上綁縛更能限制被綁者的行動力,因此 也更能發揮繩縛的效果。當然,吊縛也要求更高的技術,和對安全措施有更高要求。
hélène veilleux@flickr
hélène veilleux@flickr
對 Subay 來說,繩縛最吸引她的,在於這種很為裡面蘊含的親密感。
大多數人無法理解這種親密感。的確,繩縛,意味著一方奪去另一方的行動力。禁止行動,無疑是一種暴力。綁人者就是強大的,施暴的;被綁者就是弱小的,受害的。卻又哪裡有甚麼親密感?
然而 Subay 有截然不同的解讀辦法。綁者不一定是 Dom[6], 被綁的也不一定是 Sub。Subay 如此解釋:「雖然我在綁一個人,但其實我是被他的情感與身體限制住。」她強調,作為一個繩師,自己並不比被綁者有權。恰恰相反:她其實是被綁者的服務者。 她的慾望,是被綁者感到滿足。她的行動,只能配合對方身體進行。調轉來說,如果被綁者不滿意,甚至喊停,她就必須要停。
「最終的控制權,其實是在服從者手裡。」Subay 道。
Frédéric Poirot@flickr
Frédéric Poirot@flickr
也因此,當繩師抽出麻繩,與服從者展開一場繩索纏綿,與其說是繩師剝奪服從者的行動力,莫如說是服從者向繩師交托他的身體。試想,一個人向另一個人,全心交托他的身體。難道這不是一件親密的事?於是,彼此心靈的連結,就在這一交一接的過程中產生。
「繩子不是重點,那只是工具。最重要的,是你用繩子創造的心靈連結。這必須要兩個人之間有所感受,才做得到。」
Subay 說,當一個人赤身裸體,心甘情願去讓你限制他的行動,背後那種深刻的信任,其實正是香港社會最缺乏的。Subay 迷戀這種單純的信任,這或許與她的正職,不無關係:在那個誰也不知道她是繩師的「正常」世界,她是一個專業人士。
「當你的現實人生一切都是那麼有條理的時候,你會想自己的私人生活,有點平衡。」
這 種心靈的「連結」,並不一定與 BDSM 甚至愛情相關。Subay 就說,一些朋友,甚至與她素未謀面的人,都曾經找上她,請求被她繩縛。如果二人能夠初步了解,互相同意,他們就會共處一室,一起渡過沒有手機、沒有 facebook、沒有 message 的深入交流的緊縛時光。
「繩縛的交流可以讓朋友更加親密。」她說。「其實你看西方會有 Goodbye hug,但香港連這種身體接觸都沒有。如此一來,緊縛就顯得更加彌足珍貴。」
*   *   *
Martin Peterdamm@flickr
Martin Peterdamm@flickr
根 據 Subay 估計,香港現在會實踐繩縛的社群約有一百人左右。整體而言,她認為人們對繩縛的認識與技術俱低。許多人甚至連安全措施都做不夠。比如說,她提到繩縛時必須 準備創傷剪,以確保在緊急關頭剪斷麻繩,解開被綁者。「但香港沒有這個概念。」也就別說,主流公眾對繩縛這門學問,誤解甚多,以為它是心理變態,甚至犯 罪。


Subay 希望推廣正確的繩縛概念。去年 10 月,她在火炭設立了全港唯一一家繩縛工作室「心繩屋」。「心繩屋」約一周舉辦一次活動。如今的她除上班外,每周都會上花三、四天時間處理緊縛的工作。表 演、攝影、麻繩加工......諸如此類。今次的「香港緊縛節」,正是「心繩屋」的重頭項目。
Subay 只希望,透過「心繩屋」,社會可以更正確地了解繩縛。但對於繩縛是否應該更加走向公眾?Subay 在這一點上是矛盾的。一方面,她確實希望讓更多人認識繩縛是怎麼一回事;但另一方面,她又擔心繩縛不得把不面對主流公眾說三道四。
「我不想屬於兩個人的事,要被逼接受公開批評。」
在 許多西方社會如美國,公眾對繩縛與 BDSM 的態度普遍較開放,傾向視之為一種嗜好。許多人都不介意公開自己是繩縛實踐者。當然在香港不是這麼一回事。許多人非常害怕自己對 BDSM 的興趣被揭發。一方面是不想承受不必要的社會壓力,另一方面,也是不想影響到自身事業。
作為一個專業工作者,她知道某些 BDSM 行為如 impact play,在香港其實是犯法的。「如果有女生要告男生打她,一定告得入。」
2003 年,警察曾派臥底用半年時間,搗破中環 BDSM 專門店 Fetish Fashion,並控之以管理不良表演及經營不道德場所等罪名。雖然最終裁判官判全部罪名不成立,但風波還是令許多涉事證人丟了工作。
「只能說香港法律不太理想。立法的人完全不知道 BDSM 發生甚麼事。」
為建立繩縛的正面形象,Subay 為「心繩屋」設立了一系列嚴格守則,當中包括 1) 只限十八歲以上人士參與;2) 不得有性愛;3) 不得飲酒。
她坦言,此舉目的是希望為繩縛締造比較藝術性的形象。作為代價,去色情化後的繩縛,必然失去它一部份的精粹。
「當然繩縛可以有色情一面。」她說。「但在香港我不會推廣這個。」
她承認這是無可奈何之舉。
「已經太多誤解了。我必須更多強調它的藝術性,以作平衡。」
偶爾,Subay 會收到一些陌生人傳來的訊息,批評她的繩縛興趣。
「他們會話你,this is completely wrong 呀......可能他們有些宗教背景啦,又會叫你信耶穌咁。」
「香港以為自己思想開放,其實不然。」
「但無論如何,這不會阻礙我過我相信的生活。」
CaliforniaJD@flickr
CaliforniaJD@flickr
--
影片:
Ropes: Subay Kinbaku 緒本子
Model: Cloud
Venue: Kokoro Studio
【詳細 BDSM 用語可參閱【感官體諒 1】格雷沒有告訴你的 香港愉虐之戀 101
註 [1]:LGBTI:指 Lesbian, Gay, Bi-sexual, Transgender, Intersex,即女同志、男同志、雙性戀、跨性別和雙性人;另一說法是 LGBTQ,Q 即 Queer(酷兒,即性取向及性別認同上的少眾),和/或對其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 (Questioning)。
註 [2]:Fetlife:https://fetlife.com,BDSM 者的 facebook。
註 [3]:Munch:BDSM 愛好者聚會。不過聚會時不一定有 BDSM 活動,很多時只是純粹聊天交流。
註 [4]:Impact Play:廣義詞彙,指透過打擊達到性愉悅的行為。
註 [5]:Sensory Deprivation:感覺剝奪,以剝奪感覺為手段的 Sensation Play。
註 [6]:Dominance (Dom)/Submission (Sub):分別代表支配,在性行為中扮演支配角色;與及臣服,在性行為中扮演臣服角色。